• 025-66025682
  • 13347700992
  • 819694403
  • 415903019
  • 唐经理
  • 819694403@qq.com
> 同声传译

给特朗普做同传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

发布时间: 2017-06-17  点击:         打印本页

我是一名乌克兰-英文的同传翻译,2016年9月26日特朗普与希拉里进行电视辩论,我在地方电视台进行同传。
 
这种等级的辩论,一般电视台会邀请我们去摄影棚进行节目录制,我们面前会有一个巨大的屏幕,还会有耳机和麦克风。进入正式辩论环节后,我们就会同步进行翻译,辩论间隙,时评员和相关专家会进行点评。
 
由于时差的关系,大半夜被叫去做同传也是略感疲惫。通常同传是两人一组,每人15分钟进行轮换,但那天情况特殊,我只能自己做全场。
 
正如许多报道一样,特朗普会在辩论中使用许多具有美国特色的表达方式,也存在许多冗余表达词,实际上希拉里也是如此。在辩论中,最让我头疼的一个表达出自于希拉里的“Trumped-Up-Trickle-Down”,对于不熟悉里根时代的人来说,可能要花一大段文字才能解释清楚。
 
注:实际上,这句话是在唱衰特朗普的减税方案,特朗普上,美国经济倒。涓滴经济学(trickle down economics),常用来形容里根经济学,因为里根政府执行的经济政策认为,政府救济不是救助穷人最好的方法,应该通过经济增长使总财富增加,最终使穷人受益。该术语起源于美国幽默作家威尔·罗杰斯(Will Rogers),在经济大萧条时,他曾说:“把钱都给上层富人,希望它可以一滴一滴流到穷人手里。”
 
多家媒体都曾诟病特朗普说话重复,事实证明,的确如此。举例来说: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好的XXX,无与伦比,没有人造出更好的XXX。对于特朗普来说,他最独具的个人特色是断句方式,有时候他不会按照英语语法短句。一般来讲,发言人和翻译者会有5-7个单词的时间差,但在特朗普的辩论中,我需要保持较大的时间差,这样才能获取到全句的意义,再将其转化为乌克兰文。
 
录音回放的时候,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我的译文明显少于特朗普这个发言人。一般遇到这种情况,不了解同传行业的听众就会觉得译者不合格,但实际上,在我看来,这种时候大都是译者空话太多,译者直接从句中抽取干货。
 
速度。辩论双方由于时间有限,语速都非常快,而且在辩论过程中,他们还会打断彼此,甚至是同时发言。这种时候,我只能是慢下来先抓取双方各自的辩论点,然后再用自己的话语表达出来。用一些“然而”“而且”“另一方面”,等关系词来向观众表明这是不同方的观点。
 
大量的美国时政背景,比如前面提到的“涓滴经济学”等词汇。这种时候,要么是你知道,要么就是你根本猜不出来,结合上下文猜是猜不出来的。即使是你明白这些时政俚语的含义,也很难在母语环境中找到对应的俗语,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词汇来解释,但这在同传过程中会拉大译者和发言人的时间差。
 
特朗普有时候会提及许多人名、日期和公司名,甚至是囫囵吞枣似的提个名词,很难在既有记忆中检索到相关信息,尤其是你并不了解相关事件的具体信息的时候。
 
我念书的学校每年会录取大约70名学生,第二年会挑选大约10名优秀的学生对其进行训练。
 
同传的训练也像是一种运动,持续的输出才能有自己的节奏,译文才是顺畅“苗条”的,当大段大段的空白频繁出现时,这种节奏和“苗条”的体型就会被打乱。
 
在我看来,没有适不适合,只有努不努力。进箱子坐下来,努力翻译,这样才可能成功。当你忍受过最初5分钟的紧张害怕之后,你就会慢慢适应,逐渐找回自信。

博聚网